新闻动态 / 行业动态

2018年动保行业十大热点事件

时间:2019-02-01信息来源:本文由珍谋钧略企业管理咨询机构原创首发

    2018年对于动保行业来说,是非常动荡的一年,在这一年发生了很多影响行业的大事件,这些大事吸引着动保行业从业者的目光,从中引发了我们一系列的思考。

一、鸡蛋药残超标准,责任人员被判刑

   2018年初,某城乡一体化养鸡场所产鸡蛋由于被查出抗生素超标,其负责人被河南法院以生产、销售有毒、有害食品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零六个月,并处罚金8000元。

    这是今年首例因畜产品中兽药超标而被判刑的事件,今年已有数起因鸡蛋或肉类中抗生素超标,生产或经营责任人被处罚甚至判刑的事件。随着国家对食品安全越来越重视,保证畜产品的品质已成为民生大事。今年以来,仅鸡蛋一个品类被通报抗生素超标的批次就超过190批,随着人们的生活水平的提高,对畜产品的安全检查越来越严格,而畜产品中的抗生素超标又是检查的重中之重。

二、中普进军口蹄疫,强强联合改格局

    2018年04月09日,中牧股份、普莱柯、中信现代农业投资股份有限公司共同出资成立中普生物股份有限公司,公司旨在打造口蹄疫疫苗高端品牌。

    口蹄疫疫苗作为国内第一大动物疫苗,市场份额为30-40亿元,且在稳步增长中,国内生产此类疫苗的生物制品厂家较少。国内口蹄疫疫苗主要以生物股份和中农威特为主,中普生物有限公司的成立,有中牧股份、普莱科的研发、技术及品牌的加持,有望将口蹄疫疫苗推入一个新的高度。中普生物有限公司的成立也说明了同行业的企业之间不仅仅是竞争关系,也可以强强合作,优势互补,互利共赢。大企业之间在联合,小企业仍在分家,也是行业一个很有意思的特点。

三、新版兽药GMP,硬件要求大升级

    2018年04月20日,农业部印发了《新建兽用粉剂、散剂、预混剂生产线GMP检查验收评定标准》的通知,本项通知在原有检查细则的基础上细分强化的同时,又公布了一项如“深水炸弹”般的规定——新建企业强制要求全自动化。

    虽然标准中未涉及老企业,但笔者相信,老企业全自动化也是必然。国家政策改革的同时提高了动保行业准入门槛,倒逼老企业进行升级,将基础薄弱、产能低下的很多小企业拒之门外。新版兽药GMP的全面实施,使一些硬件设施较弱的企业且要么进行升级,要么退出竞争。企业规模相对较整齐、产能较高、车间环境优良的全自动化时代即将来临。

四、抗菌兽药减量化,限抗减抗势必行

    2018年05月19日全国兽用抗菌药减量化行动正式启动。行动的中心思想是产好药,用好药,少用药。力争三年逐步实现全国范围内兽用抗菌药零增长。

    兽用抗菌药的减量化行动是要从根源上解决兽药残留问题以及有效控制细菌耐药性问题,细菌耐药和药残超标这两方面因素直接关乎着畜牧生产安全和食品安全。近几年来,减抗、限抗一直是行业持续关注的焦点问题,农业部发布的各项政策法规也大都围绕抗生素的合理使用展开。随着减抗、限抗这一行业意识通过此次行业政策的落实,兽用抗菌药的使用空间将会有很大程度的压缩。

五、宁夏泰瑞环保案,处理人员一大批 

    2018年08月23日,泰乐菌素最大生产商宁夏泰瑞制药因环保问题被强制停产,其主要负责人因环境污染罪被刑拘。银川市副市长、永宁县县长、县委书记因此被免职。

    停产、刑拘、免职……史上最严环保风暴在动保行业展开。其实环保问题一直是盘踞动保行业尤其是原料药生产企业的难题。环保成本过高,企业负担较重。过去人们对环境保护意识较差,所以企业只是一味追求利益而忽略环境保护这一国家性问题。而宁夏泰瑞制药此次事件给动保企业敲响警钟,动保企业不要以为只要遵守行业准则就可以万事大吉,环保规则也不能漠视!

六、原料价格疯狂涨,涨价动机遭质疑

    2018年08月30日晚央视财经频道《经济信息联播》栏目播出一期与医药行业相关的栏目《失控的原料药》,聚焦药品原材料价格的上涨及其原因。

    这是制药企业首次因为原料药价格暴涨的问题而进入央视及公众的视野。动保行业中的制剂企业在行业中起着承上启下的纽带作用,而这轮原料药的暴涨把制剂企业打的措手不及,上游原料药紧缺,渠道商囤积居奇,价格扭曲,制剂企业的原料上涨成本吃掉了日渐紧缩的利润。动保行业中稍大企业先后发布了不同程度的涨价公告,而小企业因为市场压力企业只能咬牙消化暴涨成本的压力。于企业而言,苦不堪言。

七、蔚蓝生物已过会,微生态里显机遇

    2018年10月23日,青岛蔚蓝生物首发申请获证监会通过,拟于上交所登陆上市,即将成为动保行业为数不多的上市企业之一。

    一直来,动保行业从业者普遍认为行业准入门槛较低,研发薄弱、产能低下,难成气候,动保行业一片低迷。但是随着蔚蓝生物的蓬勃发展,这家以技术实力推动公司发展的企业打破了动保行业普遍的消极态势,给动保行业起到了积极引导的作用。并且在如今减抗、限抗的行业趋势下,当大多数传统动保企业在中兽药领域寻找机遇时,蔚蓝生物异军突起,专注于酶制剂、微生态制剂。此类制剂在动物领域有较高的应用价值,而蔚蓝生物已走在动保行业酶制剂、微生态制剂领域的前端。

八、行业整顿显威力,一次监控十八企

    2018年11月20日,农业部发布了第三期兽药质量监督抽检情况通报,本次通报与众不同的是一口气重点监控了18家企业,史上最多,前所未有!

    各辖区通报的不合格产品将近一百个,涉及全国二十多个省级行政区域,检查覆盖范围之广,可见一斑。笔者认为,这最严检查风暴不会是昙花一现,而是随着监管科技化、便捷化步伐的推进,更严格的检查也会随之到来,越来越多的不合格产品将会曝光在公众的视野中。这充分说明了农业部对行业的监管并不是大家认为的口号与形式主义,而是实实在在围绕着动保行业展开的。由此可见农业部出重拳整顿兽药违法行为,净化兽药市场的决心。

九、从重处罚出新规,行业监管再升级

    2018年12月04日农业部发布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农业部公告第97号。公告中明确了严重违法行为从重处罚情形的规定。

    值得注意的是在2014年初农业部已经发布过在《兽药管理条例》的基础上补充的有关兽药严重违法行为从重处罚情形的规定即农业部第2071号公告。而此次发布的从重处罚情形的规定更是农业部第2071号公告的加强版,兽药违法行为情节被进一步量化和细分的同时将部分以前未纳入从重处罚范围的违法情节划入从重处罚圈儿,处罚更加严格,从源头震慑兽药违法行为。农业部这一举措充分表明了农业部已经对兽药违法行为实行了最严格的监管和最严厉的处罚。

十、网络不是法外地,重点打击不姑息

    2018年全国各地执法部门联合警方打击了一系列网络销售假兽药案件。如河南电话销售假兽药案件、江苏泰兴微信销售假兽药案件、河南网络销售+雇人销售为一体的假兽药销售案件……此类网络销售假兽药案件涉案金额累计高达几千万,累计抓获涉案人员数十名。

    假劣兽药的副作用和毒性直接影响着公共安全。打击假兽药一直是公安部门和畜牧执法部门的重头戏。不法分子通过隐蔽小作坊生产假兽药,通过监管困难,追溯困难的网络销售假兽药,牟取暴利。而今,执法人员在监管薄弱的物流运输、网络销售、电话销售环节持续发力,不断摧毁假兽药。对制售假兽药的违法人员进行从重刑事处罚,净化网络销售,电话销售兽药市场。

沪公网安备 31011202003511号